当前位置:主 页 > 亲情unibet官网 >

小修家庭

时间:2014-10-09 作者:未知2 点击:

  随着一声高分贝的震动,勾起了我回忆的思绪.

  我出出生在一个城市家庭,从小很少见到我的亲生父母,(因为那时候他们很忙),当时的爷爷奶奶就是我的父母,他们把所有的爱都放在我的身上,我的童年是我至今为止最辉煌和最快乐的时光,我永远都忘不了爷爷用竹鞭抽打完我幼嫩的小屁股后又带着我去街上买玩具.还有睡在奶奶温暖的怀里我是多么的幸福,这样的幸福能用一辈子忘得掉吗?就算我会老去或将死去,我也会带着这群回忆离开.没什么能抹掉我童年的记忆.

  快读书的前一段时间,又随着爷爷奶奶退休来到了农村的家,这时我便成了一个农村少爷,在爷爷奶奶的倍至呵护下我显得那么天真,对身边的一切都是那么有趣,学习里的我每每透露出一种天生的幼稚,想想那个时候会有几个笑得像我一样甜的孩子,又会有几个家长去关心自己的孩子.当我看到在些的时候我已经开始读书了.

  母亲是个特别严厉的人,只要我有稍微的不听话或哪次回家晚了或哪个生词没默出来,她顿时就会变成一只张牙舞爪的老虎,所以我从小就很害怕见到母亲,当她打我的时候好象没有一丝的情,爷爷奶奶也只会叫母亲别打了,事后才会抱着我哄我.

  父亲不像母亲,从小就给了我一种很亲切的感觉,后来才明白我也可以用慈父来形容我的父亲,父亲工作很忙,两周才可以回家一次,每周六我都会把目光准时停在最容易发现父亲的地方,因为每次他都会带很多各种各样的好玩的东西,小孩子的天性莫过于玩具比别的小孩子多,所以我特别希望父亲带回的袋子越大越好,那样我会很开心,记得有一次父亲教我爬树,父亲的身手特别的棒,我站在下面都开心得一蹦一跳的,后来他叫我也爬上去,虽然说那时我很勇敢,但还是费尽九牛二虎才勉强爬到父亲的身边,正在我得意的时候我看到母亲来了还拿着竹篙,我明白这下得下去了,就算父亲在场也消除不了我怕母的心理,在母亲的眼中只有棍棒下出人才这个硬道理,她从来都不会去考虑那会对儿子的将来产生多大的影响,除了生病的时候能感觉到关心之外,别的时候基本只会觉得我是个孤独的孩子,一个多余的儿子,我曾怀疑我是不是她的儿子.

  我快乐的时光就这样渐渐的消失了,还以为有爷爷奶奶就足够了,后来爷爷的去世让快乐远远的离开了我,我内心的一道小灯光终于无情的消失.麻木的我面对苍白的遗体没有一滴眼泪,曾做过许多猜想,一直以为我是因为人大所以就没那么容易伤心,后来发现我错了,是因为我将失去一个最痛爱我的人,之后我心如刀割,我已经开始怨天爷太残忍,习以为常的想爷爷对我的好泪水情不自禁的流出来.那年我才17岁.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人,也需要别人的关心和爱护,这些能在父母身上找到吗?为什么父亲会变得如此之快?我怎么也弄不明白,呆在家里简直比监狱还难受(虽然我没去过).那一次对母亲的真心告白是我至今为止做得最没头脑的事,在他们眼中我的缺点都表现得淋漓尽致,他们也从未想过他们培养出来的儿子也会有一点点优点,我曾尝试过把我的优点表现在他们面前,可后来还是被他们全盘否决,真的很无情,如今内心深处仍残留着这段血腥般的打击.别人的家长都是以自己的儿女为傲,而我的家庭却恰好相反,我真的很不甘心,为什么别人可以拥有一个温馨的家,而我要的却比登天还难.以前我还爱抱怨可如今内心已经麻木不知道那种痛楚,也可能是我伤得太深再深一点也只是杯水车薪想使我崩溃也无济于事.小的时候还以会唱<世上只有妈妈好>感到自豪,现在要我唱我都会感到脸红.时间确实是能证明一个改变程度最好的见证,从此我沉默寡言,性格孤僻,很平常的喜欢用沉默是金来安慰自己.我行我素直至遇到"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才体会到其中的含义,之后便有一丝快乐源于自己的歌声,洒脱,虽然我不是个虚伪的人,但要做个真正的自己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多次扪心自问,在这世界上我真的就没有属于自己的那片天?难道我就真是个多余的孩子?想到这些情绪十分低落.




本月热点
随机推荐